洛阳理工学院论坛|洛理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查看: 94831|回复: 101

[小说随笔] 【转】我上个月审的犯人对我说了一句话,现在想想真是后怕。。。。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1-11-2 20:21:0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上个月我们抓到了一个小偷,是在农贸市场偷电动自行车的。
这种小偷小摸的惯犯我们总能碰上,抓到了,关个十天半个月又会出去作案了。
我也是那天心情不太好,就正好拿他来出气了。
踹几脚解解闷什么的。他也不敢言声,只是密封着眼睛看着我。
我见他这种表情火就更大了,直接上去又给了几个嘴巴。
他嘴角被打出血了,却跟以往的犯人不一样,不叫唤,也不求饶。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11-2 20:21:21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这人本来就脾气倔,心想他要是说几句好话也就算了,我跟他又没什么仇。谁知道他就给我这样一幅表情,我彻底恼火了,狠狠的用铁椅子砸他的脚。我力气不小,手上也是下了狠手了,可是他还是没叫唤,我心说他的脚这样记下都该烂了,这个人不是神经病吧。
我就拿台灯使劲照他的眼睛,还喊着不许闭眼。
这一下把我吓了一跳,因为我看见他在笑呢。而且是那种特别渗人的笑。
然后他特别特别轻的跟我说了一句话,声音不大,但每一个字都好像卯足了劲撞在我胸口上。
他说:你就不怕打死我,我做鬼缠着你吗?
这要是以往,哪个犯人敢说这样的话,我肯定巴掌已经抽上去了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11-2 20:21:35 | 显示全部楼层
不过那天我是真害怕了,他给我一种视死如归的感觉。
听完这句话,我汗毛倒竖,赶紧放下台灯佯装点了一个烟,我起身的时候特地弄的动静很大,还假装跺了跺脚,其实我是无法控制的打冷战。
这时正好跟我一起值班的钱哥叫我一起吃饭,我一看表也差不多下班了,就借势把他先关着,我拉他起来的时候我都没敢看他的脸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11-2 20:21:47 | 显示全部楼层
事情到这也就结束了,我跟钱哥在所旁边的东北炖菜馆喝了点酒,我也就回家睡觉了。
第二天我一想到还得面对这个小偷,我就心里不舒服,但已经不是害怕了,就是有些反感。早上到所里我跟钱哥打了个招呼,让他帮我把这案子结了,我也就省得再自己找不痛快了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11-2 20:22:03 | 显示全部楼层
钱哥答应的挺痛快,反正这小案子也就是再让小偷摁个手印的事儿。谁知道下午的时候钱哥又给我打电话,让我回所里。当时我正在外面,听他声音还挺兴奋。我赶了回去,钱哥居然告诉我他还没问什么呢,那个小偷主动交代了自己杀过人
我也没想到无意能碰见这么一个主,不过也好,抓着了也就算我们拣着了,对以后升职,评选什么的都有帮助。当晚钱哥就带着我去喝酒了,钱哥在所里带了快8年了,除了抓着几次小偷,什么案子都没破过,我一看他这精气神,明显比我兴奋。我俩也喝的很尽兴,散场的时候,都有点多,我打个车先让钱哥回去。自己就寻思着在外面先醒醒酒,因为我这人有个毛病,喝完酒之后会晕车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11-2 20:22:18 | 显示全部楼层
吹了会儿小风,我看头不那么沉了,就也寻思的打个车回去睡了。
谁知道刚上车没一会,钱哥电话就打来了,我以为他真喝大了,回去嫂子埋怨了。让我来作证的。可是接了电话,钱哥却说,赶紧回所里,那个小偷死了。
我敢说当时我头皮就麻了一下,酒意立刻就全无了。到了所里,看见钱哥正满脸通红的在那抽烟呢。看我来了,一把把我搂到旁边低声问我:你是不是打他了?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11-2 20:22:38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一听就更害怕了,因为我的的确确是动手打他了,可是我也是分得清轻重的,出手即便重,那也肯定打得都是些非要害部位,怎么可能就死了呢?
于是我也低了声说:我没怎么打啊,怎么死的?
钱哥也摇摇头,表情很费解。
我问:你动手了么?
钱哥又摇摇头。
我更担心了,这要是责任落下来,我就惨了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11-2 20:22:49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只能希望钱哥能给我指条明道,毕竟他比我经验丰富多了。
所以我问:钱哥,你说我咋办好啊。你得帮帮我啊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11-2 20:23:02 | 显示全部楼层
钱哥又点着了根烟,说:你得让我想想。
说着又拉着我走到大门外面,低声问了我一句话:他昨天都跟你说什么了。
这一下就把我问慌了,昨天那个小偷亲口讲的那句话又开始在耳边徘徊。我下意识的把脖子缩进外套里面。感觉浑身冰凉。
我也点着了烟,用力的吸一口,才平复了一下情绪,把昨天详细经过都跟钱哥讲了一遍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11-2 20:23:13 | 显示全部楼层
谁知道刚说到那个人跟我说了那句话的时候,钱哥眼睛一下子就瞪大了,双手忽然抓着我的肩膀,想大声却又不敢发出声音,只能把头探到我耳边又问我,你说的是真的吗?

听他这么一说我更害怕了,从没想过自己会这样害怕过。也许是因为未知吧,未知的东西才会让人恐惧。
大概是环境渲染了我的神经,我开始觉得大晚上站在外面让人特别不安。
于是我拉着钱哥又回到了屋内,一边给了他肯定的回答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11-2 20:23:23 | 显示全部楼层
钱哥听后皱了皱眉头,说:这事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咋办好,不过我最起码能告诉你,你不要怎么做,你现在最好就回家去收拾收拾,躲到哪里都可以,不过要是去宾馆,不要用自己的证件登记。


我很诧异,怎么弄的我好像要畏罪潜逃了一样,如果上面查下来,我这么一走,不是不打自招了么。况且即便我打了他,相信那也不是致死的原因。我想着,就想问钱哥为什么要我这样做。他却一边推着我向外,一边跟我说,你去躲一个星期,一个星期以后再回来,什么事都没有了,你要是相信我老钱,你就这么做,我不会害你我被推出去了几步,总觉得这个事不能这么一走了之了,我毕竟还得要这个铁饭碗呢。转过头却看见钱哥的脸,很庄严。跟个雕像似的,我压根从来没见过钱哥这种表情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11-2 20:23:59 | 显示全部楼层
钱哥见我还是不情愿离开,手上就又下了劲推我,我没想到他忽然会用这么大力气,一下就被推了个踉跄,颠簸了几步,就摔倒了。
我刚要起来,就觉得有点不对劲。却说不出是哪里不对劲,总觉得事情是不是被我想的太复杂了。
犯人死了,也许就是得了个急病什么的,并不至于牵扯到我。而我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,钱哥就非要我出去躲一阵子。
这完全说不通,因为从钱哥接手这个小偷,所有的消息都是他通知我的,从小偷主动交代了杀过人,到现在小偷不清不白的死了。都只是钱哥的一面之词而已
想到这我仿佛有了底气,很快爬了起来,跟钱哥说:我觉得逃跑还是不妥当,事除了该面对还是要面对的。
况且,可能是我胆子太小,把简单的事情像的过于复杂了....
我还要继续说下去,钱哥忽然把我的嘴捂上了,压着声音跟我喊:你他妈怎么就这么死心眼啊,你就听我的没错的,你他妈知道他说他杀的是谁吗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11-2 20:24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这次被问住了,本能的想反问,钱哥就又推了我一把,说:你今天要是信我,你就立刻照我说的做,如果你要是不信我,你就后果自负吧。说完,钱哥把烟头扔到地上踩灭,转身回去了。留下我木讷的站在这里。
那几秒钟一下子被拉长了,我脑袋里本来自以为已经捋顺的事情脉络一下次有乱成了一团糟。
钱哥说的话仿佛不容置疑,如果我不去躲一个星期,恐怕真会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。
我在犹豫,却无法,也许是不敢做出选择。

这对于我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决定。
我也说不清楚,可是我仿佛被蛊惑了一样,我忽然觉得我必须听钱哥的话
于是我趁着夜色连夜回家里拿了几件衣服,临出门的时候我回头看了看我这个单身公寓,突然有些不舍,似乎我永远不能再回来了一样。转过头咬咬牙,心说有什么大不了的,老子就躲一个星期,权当是放了个长假而已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11-2 20:24:26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在市郊找了个小旅馆,是不用身份证登记的那种,房间不干净但是却能给我些安全感。当晚到的时候我只想睡个好觉,躺在床上,却怎么也睡不着,后来没办法,买了瓶牛栏山二锅头,一口气灌下去,很快就睡着了。
直到第二天,我才有精力开始又想弄清这件事的来龙去脉,怎么好端端的抓了个小偷,现在就变成我像个杀人犯一样东躲西藏了。

我想了一整天,也弄不明白是什么状况。期间我忍不住打开了手机,发现并没有任何人找过我,因为我的手机开通了来点短信提示功能,即便关机有人给我打电话,我也会收到提醒的。可是手机就那么安静的躺在桌子上,一声不吭的。
我在房间里转着圈,想了想还是把手机关了。天晓得钱哥到底卖的什么关子。
连着三天,我都必须靠二锅头来帮助我睡觉,到了第四天,我终于沉不住气了。心里盘算我总不能就这么坐以待毙吧。可是我又忌惮钱哥跟我讲的话,内心挣扎很久。最后我喝了口酒,决定半夜潜回所里打探打探情况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11-2 20:24:38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熬到了半夜,眼皮子都已经打架了。才决定行动。心想,我困了,想必还在所里值班的人也肯定困了。
动身之前,我又开了次手机,这次还是连个屁都没有。我很失望,因为即便所里的人不找我,也应该有些狐朋狗友什么的联系我一下。我仿佛就跟人间蒸发了似的,还无人问津了?
所以出门钱,我向前台的电话拨了下自己的号码,居然可以通。可是我的手机却没有响!!!!!!!!!!!!!


我听着听筒里传来的彩铃,这的的确确是我的号码。为了确认,我又重播了两遍。
而我眼球盯着的这部手机,却丝毫没有反应。
一股不祥的预感不知道从哪儿就冒出来了。撂下电话,我把手机立刻塞给了前台,说:你帮我保管,我暂时用不上。
转身出门我就在想,是不是手机坏了,反正不管了,即便是好的,我现在也用不上。
一路无话,我很顺利的回到了当初我跟钱哥告别的地方,顺利让我很轻松,之前出门的时候一直忐忑不安,仿佛自己成了恐怖片的主人公,一路上心神不宁的,出租车司机见我一副慌张样,临走还想讹我车费。被我掏出的警官证堵住了嘴,这让我又找回了现实的感觉。


就跟平常没有任何区别。
我沿着墙溜到了楼后面,看见好几个屋里的灯还亮着,我尽可能的竖起耳朵,想听听那些屋里的人都在聊什么。听了一会儿我很失望,因为都是些家常琐碎,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。不过这也许是个好兆头,因为如果那个犯人的事情真的是一件大事,恐怕几日内这些同事嘴里聊的都会多多少少能跟这件事扯上关系。这是不是也证明我可以正大光明的回来了。可是现实就是喜欢在你窃喜的时候扇你耳光,我刚寻思着回去睡一觉明天大摇大摆的回来上班的时候,忽然我在窗口听见了钱哥的声音。
我立刻警觉了起来,钱哥像个没事人一样在打电话,语气轻松,然而说的话却很让人捉摸不透,只是说,有,和没有。是,或者不是。
我又耐心的听了一会儿,发现他说的话一点价值都没有,想想还是回去睡觉吧,说不定我就是被钱哥涮了,可是即便是他涮我,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?完全是为了好玩?
我悄悄起身准备回去,刚走两步,就听见钱哥咦了一声。我心说坏了,不是发现我了吧。下意识的转过头看向他在的那个窗户,并没有人探出头来。长须了一口气,回到旅馆终于能放下心头的石头睡了一觉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最近新帖 最近浏览
手机访问本页请
扫描左边二维码
         本网站声明
本网站所有内容为网友上传,若存在版权问题或是相关责任请联系站长!
站长电话:0898-66661599    站长联系QQ:7123767   
         站长微信:7123767
请扫描右边二维码
www.jtche.com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洛阳理工学院论坛 ( 琼ICP备10001196号-2 )

GMT+8, 2021-1-21 10:42 , Processed in 0.135827 second(s), 16 queries .

Powered by 校园招聘信息

© 2001-2020 洛阳理工学院论坛校园招聘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